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微信营销 > 经验分享 > 微信眾籌炒股“帶頭大哥”失蹤群友被套

微信眾籌炒股“帶頭大哥”失蹤群友被套

作者:wangbian 时间:2019-06-21
  不少炒股者經常在網上搜炒股秘籍,加入股票論壇,而微信股票交流群成為很多股民獲得各種信息和消息的渠道,不少“股神”在獲得群友的信任后,他們有的騙取各種論壇、微信的賞金紅包,有的開始推出自己的私募計劃

  不少炒股者經常在網上搜炒股秘籍,加入股票論壇,而微信股票交流群成為很多股民獲得各種信息和消息的渠道,不少“股神”在獲得群友的信任后,他們有的騙取各種論壇、微信的賞金紅包,有的開始推出自己的私募計劃。大家把錢集起來交給一兩個群裡的股神或是“帶頭大哥”一起炒股票,虧了自己倒霉,贏了大家分錢,不少參與者至今仍覺得這是一種新興的互聯網眾籌金融模式,而對於背后的風險並無了解,而相關律師則表示,這種把自己的錢交給“帶頭大哥”去炒股的做法風險極大,而發起者則涉嫌非法集資。

  今年3月,一條聲稱上証指數要突破5000點的帖子出現后,引起了網上股民的重視,點擊量達到176萬次。而隨著上証指數在6月15日站到5176.80點的高位時,這名網名為“見水不喝”的發帖人已經成了“帶頭大哥”,然而就在7月以來股市水深火熱之時,7月8日,這個回復頁數多達732頁的熱帖突然被發帖者封帖。

  據知情人士介紹,導致“見水不喝”封帖的直接原因是在7月2日,有網友發帖稱他是一個騙子,網友“安心如天”稱:“那個‘見水不喝’現在可以封為虧貨幫幫主了,自己以前還老嘲笑別人是虧貨,現在他帶的群因在5100點全倉買洪都和東北電氣,一直全倉跌停到7月8日,現在大盤反彈后,大家虧損稍微扭轉點,但也難逃深套的命運。”這個“揭底”的帖子很快就獲得了眾多網友回復。

  華輝(化名)就是這個群裡的成員之一,2月23日,他在天涯看到這個帖子時不屑一顧,但是隨著上証指數瘋一樣地漲起來,他開始加入“見水不喝”建立的微信群。“群裡大概有200多個人,你給帖主發私信互報微信號,他就把你加為朋友拉進來。”華輝說,他是第四次發私信時對方才回復他,“那些叫大哥叫得誠懇,願意請教他的才會回復。”

  在華輝看來,這個“見水不喝”是個精通炒股技巧、有內幕消息的高手。華輝坦言,在4月~6月間,自己跟著這位“股神”賺了不少錢,不過現在想來,那個時候隻要買股票就沒有不賺的,當時還有人把自己的錢拿出來給群主讓幫著投資,賺了就笑哈哈地打賞。風險是在6月中旬以后出現的,華輝的本金虧了50%,大概12萬元,“因為虧了錢,於是就在群裡吐槽,但是居然被群主踢出群,我在跟隨這個群期間通過微信紅包‘孝敬’了不少,但是沒想到一虧錢就被踢出群,再也聯系不上這個人了。”

  華輝這個時候再翻看這位“見水不喝”的帖子,才發現,這個賬號的注冊時間正是他第一次發帖那天,2月23日,為了發這個熱帖,這名發帖人還專門注冊了一個新號,而這篇熱帖從發帖至今,得到的天涯賞金已經高達954萬,根據天涯賞金100元等同於人民幣一元來換算,這篇帖子前后不到半年時間獲得了9.54萬元,“群裡還有很多賺錢的股民發紅包給他,但是被套住以后,他先封了天涯的帖子,還把不少質疑他的人踢出群,就再也聯系不上了。”

  北京某証券公司的職員施俊泊(化名)同時管理著3個500人的大微信群,全部都是關於股票的。這些群裡聚集了大量渴望在股市裡掘金的人,而這些群友大多數不知道施俊泊的真實身份,他們或是由朋友拉進這個群,或是參加線下活動被介紹進這個群,他們隻知道群主“石頭哥”是一個股票高手,因為每天會在群裡放出大量的圖表和股票走勢圖。剛開始進群的“單耳”是一個投資金額大約百萬元級別的老股民,他是被朋友介紹進群的。

  單耳說,時間長了,大家在群裡就開始“大哥”、“老爺子”地叫起來,開始還只是請教買些什麼股票,有一天有人建議,干脆把錢交給群主替我們炒股票吧,有錢大家一起賺!立刻有人在群裡應和起來。

  很快,一份名為《泰山一期1.0》的活動策劃書在群裡發布出來,策劃書把活動內容取名為“眾籌歡樂、投資贏家”,征集對象是群裡的所有群友,募集規模在100萬~200萬元之間,操作團隊有四個人,都是平時群裡比較活躍發言的那幾個,並且設了特邀監督小組,列出名字的有7個人,根據策劃書的內容,募集金額分三檔:2萬、5萬、10萬,盈利達到30%的時候進入清算程序開始分紅還本,而預警線為0.85,平倉線為0.8,這就是說當股票市值低於投資金融80%的時候就會強制割肉清倉。單耳說,后來有群友認為這個數字太保守,實際操作可以去到70%,最后被操作團隊接受了。策劃書還公布了淨值公布周期為一個月,委托管理費2%/年,此外,年化收益率低於10%則不分成,收益在10%~50%之間,提取收益部分20%,收益在50%以上,提取收益部分25%,且“操作團隊不參與收益分成,不收取任何費用”。

  單耳炒股15年,看到這份策劃書后還是犯嘀咕:“這不就是私募基金嗎?群主膽子不小呀。”然而令單耳想不到的是,這一期活動很快就在群裡火爆起來,500人群裡有很多人都願意參與,最終參加的群友有53名,募集資金達到200萬元。

  投入10萬元的敏叔則沒有這麼淡定,面對節節下跌的A股,群裡的參與者們也開始不淡定起來,“當時有網友建議簽個合同或是電子協議,立即有人跳出來反對,說太麻煩,這麼不信任干脆不要玩。有個操作團隊成員直接說‘目前隻能靠自我道德約束’。”然而投入這個項目之后,敏叔就不得不面對深度套牢的結局,“又沒有對方的電話,甚至不知道他們的真實姓名,隻有一個打款賬號的名字,跟手機短信裡騙子的賬號一樣。現在投資縮水了想取出來也不可以,有點后悔了。”

  楓哥回憶起當時促使他一時沖動拿出十萬元參加眾籌的原因在於一位網友說了一句:“大家都是一個群的,遲早熟得像一家人。”正是這句話讓他頭腦一熱就去銀行轉了10萬元給策劃書上的賬號,而唯一的憑據就是銀行的流水。

  “現在看來這個所謂自由的眾籌其實並不自由,看似熟絡的朋友圈、微信群其實並不那麼熟悉,我甚至不知道群主叫什麼!”楓哥說。

  在上海一家正規私募公司從事投資工作的吳小姐告訴記者,一般正規私募公司的門檻在50萬~100萬元左右,都會與客戶簽訂正規的合同,盈虧責任按合同來,就不存在非法集資的問題,同時這些公司也必須接受國家相關部門的監管。但是一般投資者手裡的幾萬元都是大私募公司不屑一顧的小生意,自然會有民間的非法私募或集資者將這些錢聚攏起來,以前靠朋友介紹,現在靠微信群,目的無非就是一個,打著大家一起投資賺錢的幌子募集資金,說得好聽就是“眾籌”,說白了其實也算非法集資。我國目前對這方面的監管十分薄弱。

  北京市中倫文德(廣州)律師事務所的吳英律師表示,雖然目前我國尚無專門針對眾籌的相關法律規定,但眾籌在實踐中是受到法律限制的,一旦越過法律紅線,涉及“向社會不特定對象募集資金”,很容易被認定為“非法集資”。

  向社會公眾吸收資金的行為,同時具備以下四個條件的,就構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1.未經有關部門依法批准或者借用合法經營的形式吸收資金﹔2.通過媒體、推介會、傳單、手機短信等途徑向社會公開宣傳﹔3.承諾一定期限內以貨幣、實物、股權等方式還本付息或給付回報﹔4.向社會公眾即社會不特定對象吸收資金。

  吳英表示,在眾籌模式中,由於決策權不對稱和信息不對稱,消費者處於弱勢地位,因而遭受道德風險侵害的可能性更大。傳統資本市場有一套完整的程序來盡可能地幫助消費者規避投資風險,如盡職調查、信息披露、財務審計、股東大會等,由各種金融中介輔助完成議價、定價、交易、股權流通等各個環節,但眾籌缺少這些程序,投資者隻能依賴自身的信息管道和過往經驗做出風險與收益判斷,很容易利益受損。

  吳英告訴記者,中國証券業協會(以下簡稱証券業協會)曾經起草了《私募股權眾籌融資管理辦法(試行)(征求意見稿)》(以下簡稱《管理辦法》),該《管理辦法》明確規定股權眾籌應當採取非公開發行方式,並通過一系列自律管理要求以滿足《証券法》第10條對非公開發行的相關規定:一是投資者必須為特定對象,即經股權眾籌平台核實的符合《管理辦法》中規定條件的實名注冊用戶﹔二是投資者累計不得超過200人﹔三是股權眾籌平台隻能向實名注冊用戶推薦項目信息,股權眾籌平台和融資者均不得進行公開宣傳、推介或勸誘。從這些條款來看,微信群裡的眾籌活動很可能在實名注冊用戶這方面與規定相抵觸,而由於眾籌活動限於朋友圈內或微信群中,雙方也沒有簽訂合同,如果眾籌者卷款走人,投資者可能血本無歸。(胡亞平)

(免责声明:该文章为本站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若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本站处理。联系qq:2109895739)

登录

使用微信帐号直接登录,无需注册